您的位置:老鐵SEO > 站長新聞 >

現在快播怎么樣了?到底是誰想干掉快播?

文章來源:www.anamjw.live

作者:老鐵SEO

人氣:180

2018-10-03

  雖說“看片神器”快播的倒下讓宅男們痛心不已,但對于整個視頻行業來說,也許是個里程碑式的事件,尤其是高達2.6億元的天價罰單,對業界的震懾作用不容小覷。
 
  以“盜版”+“色情”雙輪驅動的快播始終游走在灰色地帶,偏安一隅,野蠻生長。如果不出意外,按照創始人王欣的規劃,他應該很快能在資本市場敲鐘,但事與愿違。
 
  在一陣唏噓嘆息之后,關于“為什么快播會倒下”的各種猜測甚上塵囂,各種陰謀論的猜測足夠上演一部商戰大片。
 
  
 
  1、快播的盈利方式
 
  讓人頗為唏噓的是,今年大批互聯網公司趁著窗口期紛紛IPO,快播本來也有此意。“快播已經在操作上市有一年多了,還沒到投行那一步,但是都在籌備了。不確定去哪里,一定是境外。”上述快播內部人士告訴記者:“股權激勵三年了,年年都有。現在手上一堆期權變廢紙了。期權早期是全員都有,后兩年是一些核心員工。”
 
  而據內部人士透露,成立七年的快播早已盈利。據不完全統計,快播年收入過3億元,包括三塊:一是開啟時的彈窗廣告;二是代理聯運游戲,和開發商分成;三是軟件捆綁推廣。
 
  2010年創業家評選當年最具潛力黑馬企業排行榜,快播入選,當時公布2009年的營業收入為1304萬元。到了2011年,快播的營收過億。兩年后,這一數字達到3億元左右。
 
  從快播的工商信息可以看出,快播全部股東股權于2012年質押給了好看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好看科技為香港法人獨資,由股東QVODTechnology China Holding Limited發起,二者均注冊登記于2009年。好看科技的法人也是王欣,地址與快播相同。成員信息顯示王欣為總經理,何明科為監事。董事長是王欣,三名董事分別是曾李青、胡歡,以及軟銀賽富合伙人羊東。
 
  律師事務所的方海濤告訴記者,這樣的架構設計方便境外上市。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的吳良濤律師則表示,股權質押或許有利于境外公司對快播的控制。
 
  如果沒有這場意外,快播也許會和迅雷一樣,今年順利上市。
 
  “本來快播今年有IPO打算,收入規模達到了。他們把包裝概念都想好了,叫‘最大視頻聚合平臺’。”一名接近快播的人士說。
 
  2、到底是誰想干掉快播?
 
  雖然從法理上來說,快播不值得同情,但從用戶情感上來講,畢竟快播滿足了很大一部分人群的看片需求,也博得不少同情分。
 
  記者親自趕到深圳原快播辦公地址——深圳市南山區中國科技開發院中科研發園三號樓22樓A1室,發現這里已不屬于快播,而是剛剛入駐了一家名為點點妙技術有限公司。
 
  騰訊和快播同樣扎根于深圳,對于視頻業的后起之秀,騰訊不可能不關注快播,何況快播還是騰訊視頻的強勁競爭對手,但騰訊抓住時機的一次舉報,就將快播置于死地。所以,對于快播的死,市場判斷最多的緣由是騰訊復仇,因為此前市場傳言騰訊想收購快播被拒。
 
  據一位業內人士透露:360投資快播,騰訊投資需360同意,360不會同意,騰訊也不會提這事。
 
  但不管怎樣,騰訊此舉可謂一舉兩得:一是鏟除了騰訊視頻的競爭對手快播;二是打擊了宿敵周鴻掉,因為周鴻掉是快播的天使投資人。
 
  但更確切的的消息是去年優酷、搜狐、騰訊視頻和樂視網聯合成立了反盜版聯盟,并召開聲勢浩大的發布會,高調聲討百度及快播侵權。
 
  當時反盜版聯盟的重點控訴對象是百度視頻、百度影音以及百度影棒,當然外界解讀為實際上是為準備上市的愛奇藝施加壓力,彼時的快播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配角。
 
  百度敵不過輿論壓力,忍痛斷臂,關閉百度影音,并于2013年12月高調宣布百度影音轉型“打造原創正版內容”的娛樂平臺。同時,百度影音宣稱高度重視版權保護,打擊盜版。
 
  百度“改邪歸正”后,將矛頭指向依然從事盜版業務的快播,于是聯合騰訊舉報快播。
 
  騰訊和百度聯合舉報,只是一個導火索。快播之前也說它之前走的是一種技術避風港的路線,我本身不擁有版權,只是把鏈接整合起來做聚合分發的模式,現在看來是行不通的,因為之前百度影音也因此停了,快播看到百度影音被禁止之后還不收手,被行業唾棄或者行業不允許,才導致這個局面。
 
  鄭平認為此次版權侵權只是導火索,更大的背景是掃黃打非的凈網行動,快播畢竟是通過P2P的模式,內容卻是很難進行管制,涉及大量的色情、暴力、盜版甚至赤裸裸盜用別人的鏈接。“主要原因還是傳播淫穢,違反了國家的法律法規,騰訊告它,不至于上升到判刑,無非是一些民事責任。”鄭平強調。
 
  3、快播太低估今年的監管形勢
 
  與其猜測快播事件中是否有江湖恩怨的因素,更多業內人士表示,快播打擦邊球是不爭的事實,只是它低估了今年的監管形勢。
 
  
 
  互聯網知名評論師葛甲也表示:“今年互聯網的形勢與往年不同,過去保護企業,只是促其整改。像新浪被吊銷兩個牌照,過去沒有發生過。”
 
  今年5月,新浪由于在讀書頻道登載多部淫穢色情作品,以及在新浪網視頻節目中登載色情視聽節目,收到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兩份通知,其互聯網出版許可證及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被吊銷。
 
  不只是快播,很多互聯網公司都有打擦邊球的原罪,但它們或者更早地“洗白”、轉型,因而未受牽連。監管在發展,快播倒在了這個轉折點上。
 
  目前,2.6億罰款的繳納期限眼看將至,從6月26日收到處罰決定書算起,快播需在15日內繳納罰款,逾期每日按罰款數額的3%加處罰款,第一個3%是780萬元,數目不小。
 
  但2.6億打擊也很大,且業務停滯,過去的業務模式不能繼續,要找新的業務模式,用戶體驗也有很大影響。現在要看原有股東的利益怎么處理,是算了認賠,還是再努力。
 
  對于快播此次受罰,騰訊方面表示,處罰快播是政府行為,作為企業不方便評論,尊重政府的決定。
 
  但馬海祥覺得:即使快播能轉型,也大勢已去,用戶已經拋棄它了,因為用的原因沒有了。
 
  4、緊急注冊數個新公司,剝離資產
 
  7月3日上午,記者循著快播的工商登記地址來到深圳市南山區中國科技開發院中科研發園三號樓22樓A1室。一出22樓電梯就看到滿眼的慶祝花籃。記者圍繞整個22樓層走了一圈卻不見快播蹤影。
 
  記者走進22樓左手邊的辦公區,前臺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里就是A1室,我們這幾天剛搬進來。之前是快播,但已經搬走了,不知道搬去了哪里。”據悉,這家叫點點妙技術公司的公司是新租戶。
 
  一樓大堂的信息牌上還寫著22F-A/23F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但該樓保安向理財周報記者確認:“快播上周就搬走了,他們租了兩個辦公室,一個22樓,一個23樓。你們找他是處理糾紛嗎?”
 
  事實上,快播并沒有完全搬走,只是集中到了23樓的辦公區。據馬海祥博客了解:送達處罰的6月26日,快播仍在正常運營,但內部冷清,部分辦公區已清空。當時有快播員工表示,部分員工已被安置到別處的其他公司。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內部人士透露說,快播已經重新注冊了好幾個公司,將一些不受牽連的資產趕緊剝離出來,用于安置不同的業務和員工。其中一家叫云帆世紀,放的是快播系列除播放器之外的業務。
 
  “云帆”二字聽起來并不陌生,快播推出的視頻資源搜索引擎就叫“云帆搜索”,曾與快播播放器密不可分。
 
  工商資料顯示,確實有一家叫深圳市云帆世紀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今年5月26日,注冊地址為深圳市福田區南方國際廣場A棟1605室。云帆世紀法人代表為劉麗,出資額50萬,100%持股。
 
  理財周報記者來到云帆世紀現場,發現1603-1609室所在的通道被玻璃門鎖住,里面沒有人,地板上散落著幾片文件紙,一片雜亂。
 
  電梯口的指示牌上寫著1606:深圳市陸陸順建筑勞務有限公司。記者在該樓物業處證實:“1603-1609是屬于陸陸順的,但它幾個月前就搬走了。又租給了誰不知道。現在還沒人搬進去,新來的要來我們這邊登記。”
 
  “員工大概走了五分之一,高級副總裁熊勻波、何明科最近都走了,剩下的都分到不同的新公司去了。”何明科的另一個身份,為快播機構股東軟銀賽富投資經理。
 
  一名剛剛從快播離職的人士告訴記者:“不想去新公司,經過這次的事看清很多人。一方面公司對員工的安排,一方面很多人趁亂謀權。快播倒下是必須的,已經不是那些人了,也不是那種拼搏一致的心態了。”
 
  一方面著手成立新公司,另一方面快播在收到處罰決定書后也表示對處罰決定不服,將提出行政復議,并盡快提交上訴書。快播方面提出的理由有三點:
 
  一是深圳市市場監管局作為行政管理局,引用國家最高法對刑事犯罪的處罰決定,條款引用不當也不合理;
 
  二是快播公司并沒有像司法規定那樣嚴重侵犯公眾利益,對社會造成巨大危害,2.6億元處罰金額過高;
 
  三是公司并沒有在快播播放器中插入廣告,也沒有向用戶收費和謀利。
 
  事實上,在6月17日的聽證會上,快播就與辦案單位等就處罰意見進行了激烈的辯論,但最終聽證組維持了辦案部門的處罰建議。
 
  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管委副主任徐友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快播2.6億罰款在計算方法上是突破,但合法。“深圳是創新城市,知識產權示范市,想通過快播公司侵權案形成一個先例,對各個知識產權執法和司法保護形成一個樣本和參照。”
 
  5、曾李青或退股,周鴻掉沉默
 
  如果快播早一點轉型,恐怕不會淪落至此。快播看到百度影音被禁止之后,還不收手,被行業的一些人唾棄或者行業不允許,才導致這個局面。
 
  在4月16日的時候,快播發布公告宣布啟動商業模式全面轉型,將從技術轉型原創正版內容,關閉qvod服務器。當時記者就轉型致電王欣,他表示轉型計劃早就有,未來還是會注重技術,內容也會和別人不一樣。但沒過幾天,快播就被騰訊舉報。
 
  和王欣一樣錯愕的恐怕還有快播背后來頭不小的投資人,快播成立之初曾接受來自奇虎360董事長周鴻掉和騰訊五虎之一曾李青的天使投資,2008年年底得到軟銀賽富的A輪投資。
 
  
 
  據馬海祥博客查看到的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快播的股東一欄中皆為自然人,分別是何明科(占股21.5%)、劉燕(占股5.1%)、鐘智將(占股5.6%)、胡歡(占股7.85%)、曾李青(占股16.68%)、鐘衛國(占股3.34%)、張克東(占股8.41%)、王欣(占股31.52%)。
 
  其中,何明科為軟銀賽富投資經理,同時也曾是快播的高級副總裁,胡歡為周鴻掉老婆。記者致電何明科,詢問快播一事時,他倉惶表示“我后來就離開快播了,和他們沒有關系了。”隨后,也逃避記者關于“軟銀賽富是否已經退出快播的投資”一事,迅速掛掉電話。
 
  雖然記者多次試圖聯系周鴻掉,但截至目前,均未收到周鴻掉的任何表態。
 
  周鴻掉對快播的天使投資僅為78.5萬元,對周鴻掉來說九牛一毛,況且,投資快播對周鴻掉而言更重要的是其戰略意義。
 
  而曾李青投資了166.8萬,據一位知情人向記者透露:“確實有聽說曾李青退股,曾李青是出錢,退股說明沒信心,財務投資者講求回報。”
 
  據一位快播內部人士說:“曾李青平時不去公司,去也基本是借會議室用,快播的會議室在那附近他投的公司里面比較大,借來開會。”但從快播工商資料信息看,曾李青仍持有快播16.68%股份。
 
  而此前就有人爆料,曾李青對王欣早已不滿,曾多次提醒王欣,應該做一些盈利的探索,但技術出身的王欣更標榜另一個投資人周鴻掉,一直熱衷于產品的開發,忽視盈利。
 
  據某位知情人士說:“王欣人還不錯,警惕性不高,容易被人忽悠,太年輕。周鴻掉肯定給過承諾,但王欣作為創業者,把命運交在他人手上,也要怪自己。周鴻掉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確實有強關系,但也只是比一般的公司強,和各部門的關系好,之前能搞定,但監管變化了,涉及到更高層就hold不住了。周保持沉默,現在說話也不合適,事情還沒過,但不撤股說明一些問題。”并透露事發后,周鴻掉來過快播總部安撫一些核心崗的員工。
 
  但作為騰訊創始人之一的曾李青會眼看著騰訊舉報快播?上述知情人透露,曾李青和馬化騰的關系微妙,曾李青是騰訊五虎將中,最早離開騰訊的創始人,而且曾李青投資的項目和騰訊有競爭關系。
 
  況且,曾李青和騰訊宿敵周鴻掉往來密切,近日,雙方還共同投資了花樣年彩生活成功上市。
 
  6、湘鄂情密談收購,關鍵在債務處理
 
  快播收到處罰決定第二天,即有媒體報道從餐飲轉型科技的上市公司湘鄂情密謀收購快播,由中科院出面談判。
 
  三天后,湘鄂情公告稱消息不實,截至公告日,公司自身與快播并未洽談過股權收購事宜,也沒有通過第三方或聯合、委托任何第三方與快播洽談。
 
  但這一傳聞并非是空穴來風。
 
  據一位快播內部人士透露:“見過湘鄂情的人”。“談并購是真的,但是用什么形式收購不確定。如果有債務,收購不一定會落實。不知道簽了收購合同沒有。湘鄂情要是肯要,這事可能就成了。”
 
  據知情人士透露,目前,王欣本人待在香港。“很明顯,快播是被動的一方。時間太短,臨時找到一個可靠的接盤方難度很大。很明顯,湘鄂情還沒有下定決心。”
 
  顯然,快播2.6億的罰款讓湘鄂情難以下定決心。“看收購方愿不愿意堅持,快播過去打擦邊球的模式不能繼續,技術還是值錢。對收購方來說也是。”騰訊一名內部人士認為。
 
  耐人尋味的是,湘鄂情的公告用了“公司自身”的表述,并不排除大股東孟凱以其他關聯方的名義與快播談判的可能性。
 
  澄清公告之后兩天,湘鄂情宣布更名為“中科云網科技集團”,完全脫離原來“高端餐飲”的行業軌跡,將未來發展定位于掌門人孟凱并不熟悉的大數據云服務。
 
  一個多月前,湘鄂情董事長孟凱曾悲觀地對媒體表示,“(餐飲)這盤棋已經沒法再繼續在行業內往前走了,高端餐飲沒了,低端餐飲我也提前一年做了,也沒成,我有什么本事說在本行業內崛起?已經無路可走。”
 
  在這之前,湘鄂情已經頻頻出手并購時下概念最熱的影視、環保標的,曾被湘鄂情列入收購名單的公司五花八門,有環保公司江蘇中昱,綠色能源公司合肥天焱,影視文化公司中視精彩、笛女影視等,與餐飲主業漸行漸遠,但也看不清其中的脈絡。
 
  7、部分快播員工已簽約湘鄂情合資公司
 
  盡管湘鄂情已經公告否認了收購快播,但有媒體發現,有一批快播員工結束與快播的合同關系,重新與一家叫“愛貓科技”的公司簽訂勞動合同,而愛貓科技正是湘鄂情兩個月前新成立的一家合資公司。
 
  從6月30日的公告看,湘鄂情在玩一個文字游戲。其公告稱,公司自身與快播公司并未洽談過對該公司股權進行收購的事宜,也沒有通過第三方或聯合、委托任何第三方與快播公司洽談過對該公司股權進行收購的事宜。
 
  事實上,收購快播的并不是湘鄂情本身,也不是第三方,而是湘鄂情旗下合資公司愛貓科技。
 
  5月27日,湘鄂情公告,與上海瀛聯體感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將共同出資,成立上海愛貓新媒體數據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愛貓科技”)。其中,湘鄂情以現金出資,持有愛貓科技51%股權,瀛聯科技以與互聯網視頻技術有關的專利、軟件、商標、域名等無形資產或現金的方式進行出資。
 
  愛貓科技擬定經營范圍為:計算機軟硬件、網絡系統、電子專業領域的技術開發、技術服務、技術轉讓、技術咨詢;計算機軟件硬件、電子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計算機系統服務,數據處理,互聯網信息服務;家用視聽設備家用視聽設備制造,游藝用品及室內游藝器材制造;電子商務。
 
  據悉,此次與愛貓科技簽訂勞動合同的,主要是那些未被安排到快播新注冊公司的員工,主要包括原來負責快播播放器的一些技術人員。
 
  因為技術以及技術人員,是被吊銷營業執照后的快播最核心的資產。
 
  有意收購快播的或許不只是湘鄂情,在快播內部甚至還有一種說法,騰訊曾經也考慮過收購快播,但沒談成,因而報復。“否則說不通。對政府來說,快播還不足夠大到需要關注的程度。”
 
  騰訊在此次快播事件中的角色頗為重要,甚至被稱為是消滅快播的“帶頭大哥”,一度引發快播的宅男簇擁者們的網上“圍攻”。
 
  對騰訊欲收購快播而不得的說法,互聯網評論人葛甲表示業內傳過,但真實性存疑。“不太可能,也不合理。快播是周鴻掉投資的,騰訊要投資快播得360同意,360能同意嗎?騰訊也不會去提這事。”至于騰訊的投訴,并非關鍵。“反盜版聯盟也不是騰訊為主,而是優酷、搜狐。”
 
  8、快播的麻煩還在繼續
 
  僅上周,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就有13個關于快播的案子開庭,當事人有湖南快樂陽光互動娛樂(行情,問診)傳媒有限公司,北京盛世驕陽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其中還出現了迅雷的名字,案由多是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此外還有著作權權屬、侵權糾紛。
 
  盛世驕陽今年四月在北京舉行發布會宣稱快播涉嫌盜播其新媒體獨家版權影視劇,其中已通過公證等方式取證315部。上周,盛世驕陽對快播有3個案子在南山法院開庭。
 
  同樣在四月,作為廣東省知識產權審判風向標的年度十大典型案例名單公布,南山法院院審理的快播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一案入選了由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評定的“2013年度廣東知識產權十大典型案例”。南山法院在官網上頗為自豪地寫道:“這也是該院自2011年以來連續第三年有案件入選全省十大典型案例。”
 
  馬海祥博客點評:
 
  百度抵不住輿論壓力割愛百度影音,相當于市場開放給了快播;騰訊摻和只不過是順便給宿敵周鴻掉補一刀。混江湖,就是兩面三刀,且行且留意。野蠻生長有風險,大咖的尾巴不能隨便踩,有了市場就要培養和開發新的支撐自己生存下去的力量。(作者:馬海祥)
相關文章

在線客服

外鏈咨詢

掃碼加我微信

0557-8818050

返回頂部

群星闪耀彩金